您的位置 : LOL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短篇 > 她是软软的味道

更新时间:2019-03-12 13:57:00

她是软软的味道 连载中

她是软软的味道

来源:花生小说作者:何恬遇分类:短篇主角:廖景疏 阮念

小说主人公是廖景疏 阮念的小说叫做《她是软软的味道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何恬遇最新写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廖景疏是模特班最标志的衣架子,拥有身高189的大长腿,脱了衣服全是撩人的腹肌人鱼线,隔着屏幕都是爆棚的荷尔蒙,让女生们分分钟把持不住!偏偏这样的男人读了江城女子大学,全校就每届模特班有十个男生……僧多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卫阑被廖景疏这么一吼瞬间有点犯怵了,愣了半天才勉强点了个头。

看着廖景疏目光像两道森森的白刃,在自己身上狠狠剜了一眼,心虚腿软起来。

他刨了刨小卷发,死鸭子嘴硬,“我不是考虑到那丫头比较安全嘛……”

“哼!”廖景疏冷嗤一声,“你倒是安全了,可她呢?”

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么做会给她带来多少麻烦!

这是什么学校?江城女子大学!全校12000个女生!

大三的男模全国跑,大四的男模满世界飞,大一的还没成长起来,卡在大二的他们跟饿狼眼里的肉有什么区别,每个男模背后有多少迷恋者?甚至不乏做事偏激疯狂的!

卫阑这么做不是让她挡桃花,分明是让她挡子弹!

卫阑自知惹了麻烦,忸怩不安地说:“那我回头去论坛发个帖子,澄清一下总行了吧?”

“这个可以有!”乔慕华打圆场道。

傍晚的校园广播缓缓响起熟悉的音乐,一首《友谊天长地久》伴着初秋的清风,沐浴着林荫路上的人。

廖景疏眸子里的寒意退了一分,舌尖抵了抵腮帮子,不再看卫阑。

一时间氛围极为平静,尤溪和乔慕华面面相看。

这广播音乐来的真是时候,可是怎么才能让他们握手言和呢?

忽然,廖景疏手机**大作,大家都不由得屏气敛声,看向他。

这是他为念丫头设置的专属**。

男人接起电话,脸色骤变,瞳孔缩了缩,回头阴沉地瞪了卫阑一眼,挂了电话拔腿就跑。

一瞬间,卫阑打了个哆嗦,恨不得现在就收拾行李打包回家。

这生日过的,**的让人窝火!

“什么情况啊?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?”

“不会是……念丫头被老四的粉丝霸凌了吧?”

卫阑一听,腿肚子直发抖了,要真是这样,老二不把他皮给扒了?

*

廖景疏用尽全身力气阔腿狂奔,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雕塑园。

小丫头像一滩湖水一样,安安静静地躺在舍友的怀里,双眼紧闭,脸色惨白一片。

廖景疏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响,心猛地紧缩在了一起。

紧接着心痛、自责、愤怒,万般滋味从四面八方涌进心口,像无情的刀剑,一片片凌迟着他心脏。

“怎么突然晕倒了?”他拧着浓眉上前,半蹲下身子看她。

上次见她这个样子,还是9岁那年,小丫头突然消失了一个月,回来后脸白的像透明的,躺在小床上像个小小的睡美人。

又美,又凄。

江南自责地回道:“下午回来的时候,她和我一起去献血了……”

“献血?你俩人还真去献血了?”田潼不可思议地冷笑了一声,“真不知道你们脑子怎么想的,每个月的大姨妈还不够你受啊,还跑去献血?”

这下,江南更自责了,难过地低喃道:“都怪我,我不该让她陪我一起……”

廖景疏缓缓舒了口气。

万幸是献血晕倒,他还以为这丫头是得了什么病,吓得他心胆俱裂。

他无奈地叹息一声,这丫头天生一副热心肠,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!

“我先送她去校医院。”他说着从江南怀里小心翼翼地接过阮念,从钱夹子里抽出一张五十递给她,“你叫江南是吧?你去帮她买袋牛奶,再买一份晚饭,最好有肉!鱼肉、牛肉都可以。”

江南点了点头,眼里闪着倔强而坚决的光,“我买好了去校医院找你们,但钱我不能收!”

说罢将两个玩偶塞进田潼的怀里,转身就往餐厅的方向跑了。

田潼帮衬着将阮念扶到廖景疏的背上,尴尬地笑了笑,“这边有你在我就放心了,我先回去把这两个破玩意搁宿舍去!”

她说的破玩意,是江南和阮念献血送的玩偶。

廖景疏眸子凉凉地瞥了她一眼,转身离去了。

带到校医院的时候简单给医生说了一下情况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,只是献血后人体的自我调节,过两天就能恢复了。

廖景疏一颗半悬的心脏,总算落地了。

挂上点滴的二十分钟后,阮念迷迷糊糊地醒了。

她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,吓得冷汗直冒,可当视线扫到床边椅子上的人影时,猛地又闭上了眼。

怎么在医院里啊?而且,景哥哥还在旁边……是一直在看着她睡觉吗?

“好了,别装了!”廖景疏起身将牛奶泡进暖瓶盖里,“醒了就赶紧起来吃饭!”

阮念害羞地将半张脸藏进被子里,露出一双大眼睛眨了眨:“景哥哥,我怎么会在这里啊?”

“你还问我?”男人短暂的皱了下眉就去准备晚饭了。

她回忆了片刻,想起一点记忆,从世纪林出来后,跟江南和田潼走到了雕塑园,只觉眼前发黑、双脚无力,一阵天旋地转后就没有意识了。

“我……是晕倒了吗?”

“是!”他将餐盒放到桌边,又摸了一下牛奶。

阮念愕然愣了一下,忽然问:“是因为献血吗?”

廖景疏睨了她一眼,温柔地嗔怪道:“你呀,以后再敢偷偷去献血,你信我不信我把你的**打开花?”

阮念娇憨地笑着吐了吐舌尖。

“我才不信呢!”她说着撑了撑床想要坐起来。

“别动!小心漏针了!”男人脸一黑,连忙上前将她慢慢扶起,“又想挨打是不是?”

小丫头扬起白皙稚嫩的小脸,俏皮的问:“景哥哥会舍得打我吗?”

廖景疏眸子怔了怔,凝眸看她,流露出温软的神情,“你说呢?”

阮念不回答,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这个跟从小一起长大,跟阮纪一样疼她、保护她的人,不论多生气都会原谅她的人。

她是多幸运呀,才能有他一直在身边?

“景哥哥?”她轻轻唤了一声。

“嗯?”男人默默地应着,端着餐盒意味深长得看着她。

他的声音低沉醇厚,尾音轻轻上扬,很自然,又很平常,但阮念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是这里吧?应该没错吧?”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是卫阑!

廖景疏眼神一沉,放下餐盒一脚就踹上了门。

“先吃饭,不管他!”

阮念盯着餐盒里的牛肉饭呆呆地点了点头,这是要喂她吃吗?

只见他一手掌着餐盒,拿筷子夹起一块肉缓缓递送到她嘴边,“来,张嘴。”

她抿了抿唇,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抬头瞅了一眼点滴瓶,“点滴也不多了,要不然一会我自己吃吧……”

“不行!”他眉头一皱,不容分说地将肉塞进她嘴巴里,“一会饭菜都凉了!”

阮念下意识地往嘴里接,不一会儿,小嘴巴都被塞的满满的。

门口响起“笃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卫阑趴在门上:“二哥,我知道错了,你把门打开,我给念丫头道个歉。”

“滚蛋!”廖景疏声音冷硬,可面对着阮念的表情,却还是温温柔柔的。

阮念嚼着饭菜,含含糊糊问:“怎么全世界都知道了?”

外面的卫阑似乎听到了阮念的声音,隔着门说:“念丫头,你是不是醒了?我听说你晕倒了,你没事吧?”

老二接完电话走了以后,他们几人就去餐厅吃饭了,刚好遇到慌慌张张的江南在打饭。

乔慕华就截住她问了一嘴,这才知道念丫头在雕塑园晕倒了,已经被老二送去了校医院。

卫阑吃过饭非要来负荆请罪,还拉着尤溪煞有其事地去超市买了一箱牛奶。

廖景疏还在享受给阮念喂饭的这个过程,哪能轻易给他开门,夹着菜回了一句:“在外头等着!”

阮念也不好意思真的让人家在外面等太久,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,听见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,赶紧催廖景疏去开门。

门一打开,就看到毛瑶正在和卫阑纠缠不休,边依依优雅地站在一边朝尤溪抱歉地笑了笑,那神情仿佛在说:“不好意思,我朋友太不理智了。”

卫阑顾及到病房里的阮念,也不敢嚷嚷,只能硬着头皮躲。

尤溪见门开了向卫阑吹了声口哨,卫阑欣喜若狂地窜进去,啪地一下阖上了门。

差点被门拍到脸的毛瑶哭丧着脸出了校医院的门,问边依依:“你不是说阮念只是他随便拉过来敷衍我的吗?那……那他怎么会提着吃的来这看那个死丫头?”

边依依疑惑地嘀咕:“不对啊,阮念下午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在校医院?”

毛瑶顺着她的话,捋出一条思路来,“你意思是她故意装病博取男神的同情?”

“十有□□,你人家那林黛玉,不人人怜惜她?”

毛瑶眼神里流转着嫉妒光芒,悔恨道:“靠!早知道我表白被拒的时候就直接假装晕倒啊,这样的话男神一定会送我来医院的,是不是?”

边依依笑而不语。

*

阮念晕倒之后,江南心中既难过又内疚,抱回去的哆啦A梦都不觉得可爱了。

她就不该冲动地去献血换玩偶的,一切都是她的错,却让阮念遭了罪。

晚上补习的时候状态一直不好,下课后怎么走到景丽操场的她都不记得了。

魂不附体得绕着操场走了几圈,觉得自己该买点补品给阮念补补身子。

可摸摸自己的口袋,又有些心痛。

前几天刚买了一套72色马克笔,花了将近两千块钱,还跟田潼借了五百,到月底领了工资才能还……现在……

心头渐渐泛起莫名的酸楚,狠狠地将她缠住。

她吸了一下鼻子,自言自语道:“没关系的,江南,你再坚持坚持!”

“大晚上一个人在这瞎逛什么呢?”

身后突兀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略微喘着气,在这微凉的夜色里竟然有几分暖意。

江南转身望过去,乔慕华一身运动衫伫立在身后,高大无比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  • 第十六章
  • 第十五章
  • 第十四章
  • 第十九章
  • 第十八章
  • 第十七章

猜你喜欢

  1. 娱乐圈小说
  2. 重生小说
  3. 宫廷小说
  4. 职场对决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2019特码生肖图